杜尔是华盛顿律师事务所奥斯顿—伯德(Alston& Bird)的一名游说者,上周提交给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显示,杜尔的公司从5月到10月收到了14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96万元)的资金。这些文件表明,候任总统特朗普决定接听蔡英文的电话并非笨手笨脚的外交失仪,而是台湾精心策划的结果。台湾从一个熟悉华盛顿运行机制、经验丰富的游说者那里获得帮助,在新总统选举期间加深了与美国的关系。【详细】